首页 > 隆回文学 > 隆回四中往事:追忆我那苦并快乐的高中生涯

隆回四中往事:追忆我那苦并快乐的高中生涯

隆回资讯  |  2020/9/11 11:11:43
1920人参与
苦并快乐的高中生涯

文/谢长民


又是一年开学季,我也想到了我的高中生活。总的来说高中生涯是苦并快乐着,那时候的我们虽然物质匮乏,但人却很快乐,不像现在的学生,虽然物质丰富,但大多数人没我们读书时的那种愉悦。

1992年9月,我正式成为隆回四中高一的学生。三年时间,没有钱坐车,只有第一次去学校,我父亲送了一次米(那是刚去学校,还要带生活用品,一个人无法完成),其他时间都是挑米去学校,其中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

因为父母身体不好,兄弟姐妹又多,所以家庭条件很差,每学期的学费是东拼西凑借来的。高一高二是父母借,从高三开始就自己借,一直到大学毕业都是自己借钱完成学业,记得大学毕业之后很多年我还在还债。

我当年的班级教学楼

我刚读高一那年,学校食堂改革,以前是学校统一缴生活费,一周打两次牙祭,我们那一届开始,改成自己买饭票菜票吃饭,吃多吃少,吃好吃差自己决定。这对于我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就是可以自己每学期会少花些钱,坏事就是三年基本是素食主义。

那时候,最差的菜是一毛钱,最好的是六毛,一日三餐都是米饭,有一个月我买菜只花了九块钱,基本是餐餐一毛钱。幸好颜玉堂老师夫人颜师母和严社平老师夫人严师母对我特别好,花两毛钱有时也会给我打荤菜,三年的高中生涯,最贵的我只买过四毛钱的菜,六毛钱的菜我从没买个。

当年的路

高中三年在学校真正意义上的打牙祭,只有三次。而且是同学和小表妹请的,不是自己在食堂花钱买的。

第一次是高二的时候,黄训志家杀了一头猪卖给滩头中学打牙祭,他父亲是滩头中学食堂的老师,他知道我家庭条件不好,提前几天告诉我,要我跟他一起去滩头中学吃饭。到了那里,黄叔叔为了不让我吃肉显尴尬,特意去了外面,就留我们两个在家吃饭。用驴胶补血冲剂的大碗,垒得满满一大碗肉,起码有两斤半以上。看到肉,我两眼放光,垂涎欲滴!


滩头中学

训志帮我装了一坨饭(四两米),我也不客气,扒了很多肉,把大腕装得满满的,急不可耐地吃起来,一下就吃完了,他又给我装了四两米饭,我三下五去二就干了八两米饭,当然那一大碗肉也基本被我一个人干完的,他就吃了一点点。吃得满嘴流油,吃完饭,我用手擦了擦嘴巴,香、过瘾,真是大快朵颐。我摸着圆滚滚的肚皮,看着训志,此时才觉得不好意思。他看着我淡淡地说:“能吃完就好,我还怕吃不完。”一句多么暖心的话。

感谢老同学的帮助和理解,高中阶段第一次打牙祭,感谢黄叔叔的离开,让我能痛快淋漓的吃肉!

第二次就是,高三时,我小舅妈给我小表妹炒了一罐肉去学校吃,她那时正好在滩头中学读初中,跟班主任严老师的儿子是同班同学,她自己没舍得吃,让严老师的儿子带给我吃。当学弟把那罐肉给我时,我热泪盈眶。真的感谢妹妹,在那困苦的岁月没忘记艰难的哥哥!

第三次也是高三。何梁栋家杀猪,带了猪脚、猪头肉、猪大肠、油渣,既有用瓶子装的,也有用胶袋装的,装了满满一书包。何梁栋、李必胜、颜扬峰、杨小成、我,我们五个人,大家狼吞虎咽,吃得酣畅淋漓!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真是幸福,虽然自己家庭条件不好,但没有同学笑话我,还有这么多知心的兄弟姐妹帮我,感恩有你们。

当年读高中走路必须经过的银杏古树

高中阶段,条件不好的也不止我一个,大家都是长身体的时候,特能吃,饿肚子成了那时候高中生活的主流,有时候一顿吃八两米饭还不能吃饱,即使当时饱了,过会就饿了。每次吃饭钟一响,百米冲刺的运动员速度都没这么快,空空的食堂,一下子就被占满。最难受的是晚上,有钱的可以去雷师母小店吃面条、饺子,没钱的就只能挨饿,一到晚上九点半熄灯后,就听到吞口水咕咕的声音,此起彼伏,响个不停!

为了能更好的统一管理,学校决定每个学生要订做校服,六十二块钱的校服,让我天天睡不好,这钱真的很困难,拿不出来,放月假了,我着急忙慌的想了好多办法,也只凑了五十块钱,我急的眼泪汪汪。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找小舅,小舅二话没说,就给了我四十块钱,既解决了校服,还解决了一个月的生活费,感谢小舅。记得小学时我去竞赛,给我两块五毛钱,让我有了第一笔零花钱,读高中又帮我,后来读大学还在帮我,感谢小舅,您的恩情我永世难忘!

穿上校服的那天,我特别开心,但当我看到班上还有一个同学没买校服时,我真的好心疼,后来学校举行体操比赛,因为他没校服,不能参加比赛,我为此伤心了好久,我能感受同学心中的苦楚,一个高中生的自尊心就这样差点被撕裂,贫穷真的很容易击垮一个人,所以更要感谢我小舅。

当年经过的风水桥

那时候学校的自来水龙头比较少,每次洗澡都要抢水,为了节约时间,很多人就一年四季洗冷水澡。用冷水就直接去井边洗,不要提水,还可以不限量的用。每当下了晚自习,很多的男同学就去水井那里洗澡,然后经常有水倒入井中,这样村民就觉得把井水弄脏了,经常拿着棍子来驱赶学生。记得有一晚,我们也被人追赶,何梁栋从那洗衣台跳上路面时,因为慌张,黑灯瞎火的,跨度又太高,踩空了,摔了很严重一跤,背部受伤,痛了一个多星期。其实那些村民也不会真正的打人,只是吓吓我们,要我们不要把井水弄脏。

高中生涯朦胧的爱情是少不了的,虽然那时候不像现在的孩子这么胆大,风气也没现在这么开放,但基本每个都有自己心中的女神和男神。胆大的,会去偷偷摸摸的谈恋爱,像我这种胆小的,条件又差的,那就只能偷偷的想,只能把这种暗恋藏在心里。每天能多看她几眼就已经是很开心的事情了,约会那是万万不可能的。看都不敢明目张胆,只能偶尔的瞄一下,瞄一下马上就移开,生怕被人发现,如果被那女孩看到了,那马上面红耳赤,羞涩不已!

像咱李同学跟宁姐姐,也跟我一样,还没表白就结束了,都是胎死腹中;当然也有咱颜同学跟李妹妹那种,轰轰烈烈的相爱,最后分手时的伤心欲绝。不论是表白的还是没表白的,都是曾经经历过,都是很美好,都是纯真的爱!

真是:哪个少女不怀春,那个少男不钟情!

高二时的合影

高中最喜欢的事情,当然是一月一次的电影,看了《中国霸王花》,我们的音乐委员马利文同学马上教我们唱《无名小路》,她那高亢嘹亮的嗓音现在还久久回荡。高音喇叭的名号恰如其分!

我英语特别差,高二的时候,英语老师易丽君当了班主任,为了我能把英语学好,经常找我谈话,我就是油盐不进,英语成绩一直是那么稳定,总是班上倒数几名,我对不起易老师,更对不起自己。

高中三年瞬间就过去,与马孝球、肖湘海去水库划船,去田野摘三月泡等等,所有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学校周围的山山水水到处留下了我们欢快的脚印,高中生涯苦并快乐着。

当年的隆回四中已经变成了滩头镇中心小学

转眼20多年过去,大家各奔东西,当初的隆回四中也变成了滩头镇小,我的高中母校也成了永远记忆。当年的懵懂少年已变成了中年油腻大叔,有些成了公务员,有些成了老师,有些成了大老板,也有一些跟我一样为了生活还在拼命挣扎的。但只要聚会,从来没分高低贵贱,还是跟高中时一样开心快乐,我们始终保持着高中时的纯洁友谊。

高中是人生的一个起点,感谢曾经帮助过我的老师、师母、同学及亲朋好友,你们是我求学和工作上的贵人,善良的你们带给了我力量,我也让这份善良在身边延续。感恩有您!

2020年9月4日晚
谢长民写于东莞

谢长民:隆回岩口镇人,1975年出生,高中就读于隆回四中,1998年毕业于湖南大学,会计专业,现在在东莞一家公司做财务经理。平时爱好看看阅阅、写写画画,把情感寄托于浩淼文字。(微信号:479308773)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隆回人网

关注隆回人网公众平台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5-2020 隆回人网   ICP证:湘ICP备130064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