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隆回贴吧 / 散文 / 忆和妹妹上山砍柴,致我们曾经苦难的童年(修改稿)
  • #散文#忆和妹妹上山砍柴,致我们曾经苦难的童年(修改稿)

    06/20/2018 15:18:42 发布1322 浏览2 回复0 点赞
xyz
管理
普通会员

帖子:52

精华:3

注册:06/12/2018 08:06:03

上帝咬了的苹果

文:自我感觉


    题记:每个人都可能是被上帝咬了的苹果,每件事也可能是被上帝咬了的苹果,每一天也可能是被上帝咬了的苹果……但绝大多数的每个人、每件事、每一天,都不是芬芳的苹果,上帝不会狠咬一口。


    那是上个世纪六七年代的“苹果”。当时乡下农户煮饭炒菜都是烧柴火,各家各户“炊烟袅袅”是乡村的盎然生气。那时还不知道有“天然气”“液化气”,只知道有空气。我们塅里有田有稻,但缺少山林缺柴火;他们大山上树多柴多包谷子也多多,但稻米不如我们塅里多。用俏皮妹妹的话来说,老天故意这样,给的苹果都是咬了一口的。每到缺柴火煮饭的时候,很羡慕大山里的人们,他们屋前屋后屋左屋右四面八方都生长着杉树枞树以及杂木柴火树,尤其是映山红,那是上等柴火料。曾听说有个堂房姑奶奶小时候就因为在家里缺柴火缺怕了,就嫁到大山上去了。



    到大山里去砍柴担柴,简直是住在塅里的人们一项艰巨而光荣的任务。因为一天步行往返三四十里,且多为爬岭下坡蜀道一般的山涧路,加上返途时肩上挑着七八十斤重柴担担。所以大家谈担柴而色变,还被我家俏皮的妹妹叫它做“艰巨”。


    这一天,看来天气还可以,我领着妹妹首次去“艰巨”。因为昨天我幸运找到一处映山红柴,而且是早被砍倒晒得半干了。一般说来,当地山民要开垦一片包谷地,先砍了杂木晒干,再一把火烧了,便于开垦又有灰土肥。未烧之前的杂木,对于我们砍柴的来说,真个“一”载难逢,更何况是映山红。我捆回来一担,家里直夸“好柴好柴,大妹子能干能干”。一旁的妹妹吃醋了,“明天我也去能干”。于是今天就让妹妹跟我来“艰巨”。开始她也嘻嘻哈哈跟着走,只是进入“蜀道”以后,那一张脸,就紧紧的苦苦的了。当快到目的地,我才抓到一个减轻疲劳的机会,指着路旁一座被青山环抱的瓦木房子,问:“那叫什么?”“白云生处有人家……”说着,她笑了。“这里山清水秀,把你也嫁到这里吧。”“要嫁你先嫁吧!”她不是省油的灯。“你爱吃甜食,这里大山上茶花里有自然蜜(当然比不上现在的云山蜜),你嫁不嫁?。”“你不比我更爱甜食?”她瞪过来一眼。



    说说笑笑,也汗爬水流,到了目的地,拨拉挡路树枝枝树叶叶张望,那片剩下的映山红柴尚在,心中一喜……但就在同时,手背也被什么一刺……糟糕,一阵疼痛袭来,八成是被烂虫(一种毒虫)咬了!很快,疼痛迅速加剧,直痛得心中发紧发颤,泪花涌满双眼,又剧痛统治神志,眼前发昏,视物模糊……尽十二分努力,招呼跟着的妹妹:“慢……走,看……两旁……”终于坚持不住,跌坐在路旁……


    “姐,姐!……”妹妹慌张的声音,“姐!怎么了?怎么了?姐……”


    剧烈疼痛终于过去,睁开眼来,发现手背上鼓起一泡……“刚才我被烂虫咬了,注意上边两旁树枝树叶,莫碰到烂虫子。”我招呼着。“吓死我了,”妹妹拉我起来,竟还俏皮幽默一句,“上帝咬了一口苹果,烂虫咬了一口我姐”。



    到了那片晒得半干的映山红柴枝们面前,抚摸着它们,手背上的疼痛早也消失了。这时,妹妹也双眼发亮,小跑着就要去抱前边那一堆大的。我急忙叫住:“脚!脚下!”


    要知道,那时候上山砍柴,双脚穿的是草鞋,草鞋!(如图)



    为什么穿草鞋,不穿皮鞋鞋?一来是爬大山干“艰巨”活,不是倚男携女去游山玩水旅什么游;二来山间路陡狭窄且溜溜滑,唯草鞋可防止滑溜溜,挑起柴担才不易滑倒而人柴两倒;三来草鞋便宜;四来大人们说“你穿得了草鞋,就穿得了皮鞋”。


    当下我们双脚穿的是草鞋,脚下山坡布满了砍去映山红后剩下尖状的柴蔸牯,对于草鞋,尖状柴蔸牯简直是没有什么盾也刺不破的矛,所以要特别注意脚下安全。后来,我们都穿上了皮鞋。此是后话,不好意思,这里超前说一句,请理解。


    “有了荷条不愁捆不到柴,有了婆娘不愁抱不上孩。”妹妹一边捡着拾着这已晒得半干的映山红,一边还不忘引用一下大人们说过的话。我讪讪地笑了,她也怪怪地笑了。心照不宣,都笑的是下一句。我们都是读过中学的,只是是乡村中学。那时乡村中学团体单位有收音机而已,现在科技发展到单个中学生电脑手机微信QQ,见广识多、思想解放……对下一句的深刻含义或隐含意义的把握,小菜一碟。我们当时却似懂非懂,或不懂装懂。但对上一句,理解准确到位,操作得心应手。荷(读第四声)条,捆柴用的柔韧性长条状杂木,先准备好它,好比写文章先想好行文线索。这荷条“线索”最好靠一棵树摆好,捡拾柴条往它怀里码堆,够了就扭拢“线索”两端,扭成一个圪塔,一捆柴就被“线索”得横空出世。



    我俩分工合作,她去搜捡散柴,我接过来,用弯弯柴刀削去细枝末叶,再往荷条怀抱里码堆堆。留下的细枝杂叶,让山民烧了作肥料。(柴刀如图)



    说不清什么时候,一朵黑云盖过来,遮住了太阳,一阵凉风吹来,远处树尖尖摇动,近边树叶沙沙作响……莫非要下一场过云雨?我正要招呼妹妹稍提速,不料她“哎呀呀!一一”一声惊叫!寻声望去,她早已跌坐在地,哭了,哭声发抖:“蛇!蛇……蛇咬住了……咬住了脚……”



    我提刀一个箭步奔过去,顾不了扶起吓倒在地的妹妹,挥刀去扫蛇!拦腰扫断,但还剩一层皮连着,还暂时咬住不放,片刻,才松嘴落地。妹妹收脚爬起,但脚发颤,手直抖,脸铁青,泪直涌。我快速用刀背捶打蛇头,直捶它成肉泥,才返过来看他伤在哪?却听她语不成声,话不成调地说:“刚,刚……刚才,只顾抱柴,只顾看,看柴叶上……有烂虫没有,没,没提防一脚踩上了……尾,尾巴,它返身望脚上,咬来……”哆嗦着,直喘气!


    “咬在哪?”急死人。


    “咬,咬,咬……”她余惊未已。


    “咬在哪?”我心跳到了嗓子眼。


    “咬一一咬在一一草鞋,耳子上。”她指着草鞋耳子处。


    惊!险!幸!!


    长长地,她嘘出一口气。长长地长长地,我也放松地喘气,并抬手擦了一把她淋漓在额上的大汗。这个时候,她没有幽默一句“上帝咬了一口苹果,蛇咬了一口我的草鞋”。


    这绝不是塑造出来的,真真实实,是有这回事!不信,不信你打她电话,电话号码是1597599XXXX,假一罚百,行吗!再说,咱们又不是刘邦,要生造一个斩白蛇什么的传奇?



    远处传来雷声……一场过云雨是下定了。不敢怠慢,捆柴,扦柴,挑上,朝回路走。刚走过一个山嘴,沙啦啦,雨下了。快走,快走!这时快走的样子,用个贬义词是,忙忙如漏网之鱼,但急急如什么吗?不用,不用!再说,肩上挑着一担柴,尽快也快不到那个样子。



    雨是不管我们走得快走不快的,它有声有色预告又警示了后,哗哗啦啦劈头盖脸就来了。好在我们也走到“白云生处”的屋檐下,管不了三七二十一,丢下柴担,就跑到人家屋里去躲雨。屋里一位白发奶奶,慈眉善目,还指着凳子要我们坐,一边打量着我们,一边问我们女孩子担柴累不累苦不苦?带着躲过一场大雨的欣喜,妹妹禁不住又回答那“艰巨而光荣”的话语。正待深入交谈,那过云雨,说下就下,也说停就停,而且停得干净利索。太阳已偏向西边,一道彩虹弯过天空,可惜没了很多时间欣赏,我们还有一二十里要走。感谢一声白发奶奶,招呼一声妹妹,我挑起柴担往回赶路。



    不对,没听到跟来的脚步声。回头打探,却见一个大小伙子拉住了妹妹的柴担,不让走,还高声向我发话:“把柴放下!你!”说时,一个指头狠狠地指向我,接着追过来,一把扯住柴担,“命令”我“放下!放下!”


    “怎么?!”我莫明其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放下柴担再说。


    “怎么怎么!你还装?拐角那边山坡上,我费好大力砍了,晒得半干的映山红,都被你们捆了!”他气哼哼地,双眼瞪到极限大,放出怒火!


    “原来……”我心下一惊,话也“矮”了三分,“你们准备开垦包谷土,砍倒的,反正要烧掉的,我们也留下了枝枝叶叶。”


    “你还有理了?”他更气愤了,“开垦包谷土?那是一座山或半座山都砍了,连杉树枞树都砍了!你没看见我只砍了一小片,而且没砍树?那是砍了晒干,自已要捆回做柴的……只有你们煮饭要柴烧?只有你们煮饭要柴烧?!”说到后面,他是重要的说两遍,而且高八度。我自知理亏了,只无力地回瞪了一眼,没话反驳。看来,今天我们两担柴是要被“俘虏”了。


    这个时候,那位白发奶奶来到了妹妹身边,还拉着她的手,两人一问一答,问问答答的。一会,妹妹就若无其事挑起柴担走过来。


    小伙子见妹妹又挑起柴担,放开我倒回去拦截,但老奶奶一边招手召唤他,一边呼喊“牛牯子过来!”“牛牯子”就放开了。然后也听不清她对“牛牯子”说了什么,就见小伙子返身向我们挥了挥手,表示开绿灯放行。



    让妹妹走前面,我忍不住问:“刚才那位老奶奶和你说什么了?”“你猜猜看。”她还卖关子哩。


她的脾气,我能不知道?不理她,呆一会,她“不打自招”的。可想了想,何不乘机逗她一把?就说:“肯定是那位奶奶看上了你,要你做她的孙媳妇吧?”


    这一招,灵了,她赶忙洗白:“看姐说到云南外国去了。告诉你吧,老奶奶说,听我们在她家躲雨说话的口音,本来就想问问我们的。刚才是她孙子拦我们挑柴走。她就过来问我是哪个村的,家里大人叫什么?”说到这,她故作神秘兮兮地:“姐,老奶奶八成是看上你能干利索,人又长得漂亮,想谋来做孙媳妇了,所以问清地址与家长姓名,以便明查暗仿,了解你的历史表现……”


    “报复得牙齿森森哩!”我揭穿她。不过,也奇怪,怎么这样问问就给我们开绿灯?为什么?莫非那位老奶奶……是……


    不管怎样,今天,如果允许大词小用庄词谐用,那么有个感觉:“劫后余生”,如果让妹妹来说,很可能就是:“今天,被上帝咬了几口。”


以下内容回复后可见

已有0人打赏

已有0人点赞

0人赞
xyz
管理
普通会员

帖子:52

精华:3

注册:06/12/2018 08:06:03

感谢自我感觉的美文

1楼 回复于 06/20/2018 15:23:10 0 回复
陌雨纷纭
管理
普通会员

帖子:0

精华:0

注册:06/20/2018 11:35:32

有很多语句现在套用也不过时,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2楼 回复于 06/20/2018 18:31:17 0 回复
加载中...

回复楼主

该帖子已经关闭回复
回复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新帖速递

查看更多

精华好贴

查看更多

超级管理

发布新帖 帖子管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