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隆回新闻 > 隆回西洋江镇宁金娥:胜似亲女儿的好媳妇

隆回西洋江镇宁金娥:胜似亲女儿的好媳妇

魏源湖畔  |  2020/10/22 16:30:03
1117人参与

西洋江镇宁金娥:胜似亲女儿的好媳妇

文/杨娟平 图/阳琼

说起廖亭伟和宁金娥两夫妻,独居的邻居尹晚连婆婆一个劲的夸:“好的蛮,真是没话说,他廖长田家讨了个好媳妇。”神情中满是羡慕和由衷的赞赏。

宁金娥家是两层的小楼房,正面外墙贴了磁砖,屋里屋外干净整洁、温馨舒适。房屋是1996年宁金娥两口子结婚9年后攒钱修的,当时算是当时村里最好的“小洋楼”。


宁金娥皮肤黝黑,个子不高,典型农家妇女形象。笔者到达她家时,宁金娥正在扶她婆婆去堂屋边放了软靠垫的靠桌椅子上就坐,我们告知来意,宁金娥给公公廖长田准备好坐凳后,才里房外房地搬凳子给我们。

石塘村村主任宁佐儒说,宁金娥的公公婆婆本来分家的时候安排在廖亭伟弟弟的,但是宁金娥的公公婆婆硬是要搬到宁金娥家里来,说是廖亭伟弟弟家的房子太大了,住不习惯。

廖亭伟弟弟的房子就在廖亭伟隔壁,房子确实大一些,正门开着,屋内干净,物品摆放整齐,但没人在家。宁佐儒说,他们一家常年不在家。房子都是宁金娥在打理。房前坪上晒着廖亭伟家的稻谷,几只黄母鸡趁没人时候就跑去偷一嘴。


祖籍隆回县木瓜山的公公廖长田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是后勤的一名列兵,由于经常要与化学品接触,落下了眼部损伤和其它一些不明隐疾,不久后退伍回家。1970年代木瓜山兴建水库,廖长田一家移民到西洋江镇石塘村落户。廖长田做过石塘村书记,在村书记岗位上兢兢业业好些年,后又因身体原因卸任。前年廖长田突发脑梗送医住院,所幸没有引起中风,但也从此生活落得生活不能自理。

现年81岁无肉不欢的老廖书记悄悄地跟笔者说,他俩愿意住在大儿子家,就是因为大儿媳的好。他说,人老了,可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可以体面的安享晚年,不正是人生追求吗?

2010年初,婆婆刘桂娥身体每况愈下,2012年正月,确诊帕金森,视力逐年大幅减退,2014年,经常大小便失禁,视力几近失明,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端屎端尿、擦身洗澡、洗衣做饭,对于身体和眼神均不好的廖长田而言,实在力不从心。家不富裕,请保姆不现实也不保险,而两老口又急需一个居家贴身照顾的人。常年不着家的小儿子一家也有困难。




这一年,47岁的宁金娥毅然放弃外面收入尚可的工作回到家中,照顾起两老人的生活起居。

全家的收入来源几乎都压在了因常年在外劳累,患了肝腹水做不了重体力活,只能靠打点临工的宁金娥丈夫廖亭伟身上。廖亭伟儿子儿媳的微薄收入和廖亭伟弟弟那不稳定的赡养费,以及老书记廖长田的退休费,相对于廖长田、刘桂娥和廖亭伟三人的药不断、住院不断的开销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尽管宁金娥一分钱恨不得摔成八瓣花,依然入不敷出。全家的债台逐渐高筑。

2016年,宁金娥喜添孙女。孙女的到来,给全家带来莫大喜悦,但同时也带来额外的奶粉费、尿片费等等这些开销,这给经济上捉襟见肘的家庭更是有如雪上加霜。孙女未满周岁,无奈的儿媳只能外出打工。嗷嗷待哺不满周岁孙女的抚养重担,从此也压在了柔弱的宁金娥肩膀上。


常常是刚刚给公公婆婆侍弄好饭菜,小孙女就睡醒了哇哇大哭要抱要喂,宁金娥只好如陀螺般地去冲奶粉、米粉,然后一只手抱着小孙女轻轻地摇轻轻地唱着歌谣哄,另一只手给婆婆小心地喂饭菜,然后马上换另一只碗里的调羹舀起食物吹凉了喂给小孙女,好不容易婆婆和小孙女都喂好了,又会闻到一股臭味,不是婆婆拉了就是小孙女拉了,宁金娥就要马不停蹄地去换尿片、衣物,还要给她们洗澡擦身子。而洗衣服、洗碗和整理家务,只能等老小都睡了的时候才能抓紧时间去做。

“尽管如此,五年来,宁金娥一家三餐,都能在早上8点、中午12点和晚上6点准时摆上餐桌。”宁金娥所在村组的组长宁顺佰说。

宁金娥还是姑娘的时候,睡眠比较沉,“雷都打不醒”,宁金娥笑着说。如今,宁金娥的睡眠很浅,不分昼夜,一有风吹草动,必须立马起身去查看老人孩子的睡眠情况。 

开始的两年,宁金娥就瘦了接近20斤,加上严重的睡眠不足和操劳,曾经挺爱美的一个姑娘,现在看上去,却是满眼的黝黑、苍老、瘦弱、憔悴和皱纹,以及鬓角的白发,了解宁金娥的人,无不为之心酸与动容,也油然升起一股敬佩与敬意。

近年来,不论是繁荣都市还是宁静乡村,都流行跳欢快而放松的广场舞。广场舞节奏明快,简单易学,跳广场舞不仅可以和睦邻里,还能起到很好的健身塑形作用,受到了广大妇女特别是农村中老年妇女同胞的热爱。

“金娥啊,从来不去跳的,没有时间啊,上有四个生活不能自理,其中两个还常年卧病在床的老人,下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家里还有鸡鸭和田要照顾,基本都在她一个人身上的。”村民宁小萍感慨地说。“好几次得空,我去她家串门,她婆婆拉不出来,她眼都不眨一下直接用手指去抠。真的佩服,说实话我也是做媳妇的人。更别说翻身擦澡,洗拉坏的床单和衣裤了,对她来说都是小事,你看她公公婆婆天天干干净净的一身就晓得,那有多不容易了。”

宁小萍还说,宁金娥的孝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真是世间难寻,“好得蛮”!


2017年,隆回县西洋江镇人民政府接到下辖石塘村村支两委关于宁金娥家的贫困户申报以及情况说明,引起高度重视,在严格的民主评议中,宁金娥又以前所未有的高票通过了建档立卡贫困户的申请,从此,廖长田和刘桂娥两个老人,每个季度都有了固定的国家政策补助。

“感觉看了生活的曙光和希望,也着实轻松不少”。宁金娥说。

2018年,宁金娥儿子又通过国家优惠政策,贷款买了一辆小货车,由于宁金娥儿子为人勤快踏实,赢得了不少回头客和转介绍,生意越来越好,一个人忙不过来,于是宁金娥儿媳也辞了职,两口子一起跑运输。全家的日子眼见着的,越来越好。

宁金娥1968年出生于离廖亭伟家不远的一个普通农户,算起来他们两家还是远房亲戚。初中毕业后,宁金娥在家务了几年农,后通过媒人,两人于1987年喜结连理,又于两年后有了儿子。廖亭伟因常年劳累,加上三餐不定,时常的小病小痛不以为意,太痛了就吃点止痛药,后来查出肝腹水。一有钱就先顾着家里两个大病小病不断的老人的医药费和生活费,他自己就一直强忍着不告诉家人,直到今年上半年不得已住院,才从外面回了家。从此丈夫的起居也需要宁金娥来打理。

宁金娥认为最难过的还不是去年。

2018年年底,宁金娥父亲突然卧病不起,而母亲也是年迈不堪,娘家没有人照顾,宁金娥只好又扛起了照顾娘家父亲母亲的责任。整个2019年,宁金娥在夫家、娘家两头奔忙。侍弄好公公婆婆的吃喝拉撒,宁金娥就骑着摩托车带着已经会跑会跳有些调皮捣蛋的三岁孙女,风风火火赶往娘家,做饭喂饭,洗澡洗衣,收拾停当了,又马不停蹄回家照顾公公婆婆。

这一年,父亲还是走了。

父亲走后,母亲一病不起。宁金娥来不及擦干眼泪,继续扛起夫家和娘家的赡养重担。

2020年上半年,母亲走了。

“我亲生爸爸妈妈,没有了啊。”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得全世界措手不及。

宁金娥儿子的货车生意直线下降,而贷款又不能不还,全家人的生计又一次面临巨大压力。廖亭伟急火攻心,终于住了院,全家人的经济支柱又倒了一个。

迫不得已,宁金娥儿媳只好去工厂打工。把孙女送去了幼儿园后,宁金娥养了20多只鸡鸭,并种了0.5亩稻谷,以贴补家用。笔者到宁金娥家的时候,刚刚收完的谷子正晾晒在丈夫弟弟家水泥硬化的大坪里,散发着特有的香味。

“挺过了这段时间,日子终究会越过越好的。”宁金娥说。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隆回人网

关注隆回人网公众平台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5-2020 隆回人网   ICP证:湘ICP备130064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