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昆仑山上师父传授逆天修仙本领,七个师姐更是日夜体贴照顾...

昆仑山上师父传授逆天修仙本领,七个师姐更是日夜体贴照顾...

人网读书 2023/5/20 12:03:28


第1章 速度与激情

“老子云游两年半家被偷了!”

“住了大半辈子的地方,老子进来还要买门票?”

“我草你马的,哪个老六干的?太不像话了,这些傻×东西!”

“雷祖出列劈死这群……”

山顶,清风馆前,师徒二人站立,七十多岁的师父国粹狂飙。

骂了三个多小时终于骂累了,转身对陈羽说道:

“臭小子,你也看到了,家没了,三清净莲阵已经被这些傻×们破坏了,没办法再续你命了。”

“你赶紧下山去找净莲体质续命,切记,就算你现在医武通天,精通风水连老子都不是对手,但找不到净莲体质你最多再活一年……”

“另外,下山之后记得去找你七个师姐,她们与三清净莲阵同命,必要时你的天罡童子功能救她们……”

“还有,当年有个组织一直追随为师,你有空去把他们收了,这扳指就是信物,切记别走为师老路,没权没势他妈的家都守不住……”

“你下山之后给我调查清楚到底谁偷咱们家害咱们,给我揍他丫的!”

“最后,这婚书是当年为师给你定的,记得去天海市马家履行婚约……”

交代完后,师父把陈羽推下山,他自己则再次化身国粹电报员开始做法。

而陈羽无奈下山。

他从小体弱多病,被医生判定活不过一百天。

是师父把他带上山,七个师姐日夜轮番无微不至的照顾才救了他。

现在师姐有难,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轰!”

可突然这时,昆仑山下一声爆炸巨响,陈羽眉头一挑循声而去。

此时昆仑山下公路旁侧翻着一辆悍马着着火,车旁躺着两具尸体。

还有一个受了伤的大汉手拿冲锋枪瞄准对面一辆红色法拉利疯狂扫射。

而在法拉利身后,两个身材绝好的女人躲着不敢露头。

很明显,这里刚才上演了一场速度与激情。

左边女人身穿白裙,二十多岁。

瓜子脸,颜值逆天,长发及腰,梨型身材天花板,摄人心魄。

右边那个三十左右,正是女人魅力十足的年纪。

一身黑色后妈裙,臀部曲线宛如成熟蜜桃引人犯罪,身材妖娆妩媚,拨人心弦,让人哪怕只是看两眼都燥热不安。

她手持勃朗宁小手枪,眼神如炬。

突然悍马后那大汉起身,嘴里大喊:“去死吧!”

“砰砰砰!”手里冲锋枪狂射压制着接近法拉利。

黑衣女人透过车缝看到这一幕柳眉倒竖。

一旦大汉近身,她们两个弱女子必死无疑。

“灵儿,万一我有什么意外,你就赶紧跑!”

黑衣女人说完便毅然决然冲出去。

“不要,小姨……”叫灵儿的女孩儿慌张大喊。

但为时已晚,黑衣女人刚冲出去大腿就中了一枪。

但她面色坚毅,生死一瞬,一枪正中眉心击杀了大汉。

“砰!”

不过黑衣女人也摇晃一下摔在地上,一脸痛苦。

“小姨!”宋灵儿紧张无比的冲过去就要抱起宋如烟。

“别乱动她!”

可就在这时,陈羽快步而来赶紧拦住。

突然出现的人让宋如烟惊怒,举枪对准陈羽:

“你也是京都宋家派来杀我们的?”

她贝齿紧咬,该死的京城宋家,手段如此之恨,连无辜的灵儿都不放过!

她这小姨真是失败!

“别开枪,我不是什么京都的,我就路过,你现在情况非常危险,分秒必争得赶紧救治……”

“噗!”

陈羽话还没说完,宋如烟就一口血吐出,气息迅速萎靡。

俏脸惨白随后急转发黑,很显然,那口气顺不上来了!

陈羽见状也不耽搁,赶紧上前扶起宋如烟,直接撕开宋如烟身前衣服,瞬间风景乍现,诱惑拉满。

晃荡的风景,放荡的心!

可陈羽却视而不见,双手真气凝聚,准备下手。

宋灵儿差点儿没被气死,一把抓住陈羽衣领:

“王八蛋,你要对我小姨干什么!”

宋灵儿死死护住小姨。

这个穿着麻衣,满身补丁的家伙,上来就趁人之危,如此畜生行径,简直该死。

“废话,当然是救你小姨,你别拽我,再晚半分钟你小姨就死定了!”

陈羽这条命是师父师姐救的,现在习得一身本事,自然也会救别人。

“你个该死的登徒浪子,我小姨伤的是腿,你个混蛋撕我小姨上衣,你耍流氓连找借口都不会……”

“你懂什么,你小姨现在最致命的是心脏病,这病至少十五年往上!”

陈羽一把扯掉宋灵儿手臂,萦绕着真气的手直接按在宋如烟心口。

瞬间的柔软让陈羽早就静止的心,如水一般流了起来。

成熟女人的魅力就算是他也没能抵挡住。

“啊~”

而陈羽真气入侵的瞬间,宋如烟那口气终于顺上来,浑身如过电一般的舒服让宋如烟忍不住娇咛一声。

这一声,让人心神荡漾。

同时也让宋灵儿脸色通红,气愤值拉满,她转身捡起地上掉落的手枪:

“我小姨从来就没什么心脏病,王八蛋你骗谁呢,我打死你!”

小姨现在受伤了,她必须保护小姨,就算是她拿枪的手都在抖,她也一脸毅然。

“灵儿~”宋如烟赶紧开口。

宋灵儿明显不会用枪,宋如烟真怕她走了火:

“放下枪,我一直有心脏病,只是怕你担心没告诉过你,我现在好多了,是他救了我。”

“真的?”宋灵儿看着小姨那通红的脸颊,有点儿不信的问道。

“废话,我可是正人君子。”陈羽收回手掌再看向宋如烟:“不过我下山急,没带银针,只能帮你缓解。”

“而且现在还有一个重要问题,你腿上的伤很重,再不取子弹止血,腿废了小事儿,流血都能流死。”

此言一出,宋灵儿心急如焚,毕竟流血是她肉眼可见,也是她最焦急的: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救人啊。”

宋如烟也深吸一口气:“先生,拜托了。”

毕竟现在除了陈羽,也没人能救她了。

陈羽摆手:“算了吧,我堂堂正人君子,出于好心救人,结果差点儿被打死,我可不敢再冒险了。”

宋灵儿一听,气的翻了个白眼,但为了小姨,还是赶紧把枪放在地上说道:

“先生,刚才是我误会你了,你是正人君子,我是小人,我给你道歉,对不起,求求你救救我小姨吧。”

陈羽耸肩:“这里条件太有限了,划开肌肤取子弹要无菌的,我虽然有方法,但是……”

“别但是但是的了,有方法就请你赶紧用啊,我小姨流了好多血!”宋灵儿焦急催促。

陈羽叹了口气:“唉,算了,送佛送到西!”

陈羽说完直接俯下身子到宋如烟两腿之间,

“刺啦~”

黑丝被撕开。

这荒天野地的,想要完美解决,只有他用嘴把子弹吸出来。

真气萦绕在嘴巴周围之后,陈羽便直接一头扎了下去。

一用力,宋如烟一脸痛苦,双手更是忍不住抓住陈羽头发:

“嗯~疼……”

而宋灵儿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愣在原地愣了好几秒,她感觉此时整个人都是麻的。

下一秒,她抓狂的一边双手颤抖在地上抓枪,一边被气吐血的大骂着:

“真是被你个王八蛋骗了,你还堂堂正人君子,我呸!信了你的邪,我今天非崩死你不可!”

第2章 你们不识货

宋灵儿抓起枪对准陈羽。

“灵儿,别……”宋如烟连忙喊道,她现在脸色绯红,呼吸急促。

“小姨~你到底怎么了?她在占你便宜啊!”宋灵儿气急败坏。

“他在给我疗伤!”宋如烟自己身体,她自己最清楚。

“我怎么就不信呢,不行,我必须收拾他!”

“砰!”

一激动枪直接走火,一枪打在陈羽两腿之间。

“我靠!”

幸亏陈羽反应迅速躲开了,要不然就算找到净莲体质的女人也没法救自己了啊,更没法救师姐他们了。

“灵儿,把枪放下!”宋如烟大汗淋漓!

宋灵儿也被吓了一跳,而这时她也低头发现宋如烟的腿伤已经被包扎好了,一枚带血的子弹更是被扔在地上。

这让她脸上有些滚烫,唰的一下就红了,她真误会了?

一股愧疚忍不住升了上来。

其实宋灵儿也是有些关心则乱,再加上第一次遇到刺杀这种事,难免乱了阵脚。

“你这女人太彪了,长得这么漂亮,却如此刁蛮,将来肯定找不来好男人。”

而陈羽则是赶紧起身,他好心好意救人,结果这女人差点儿把他阉了。

本来宋灵儿正在愧疚准备道歉呢。

结果听到陈羽这话火一下子就上来了:“你骂谁呢?”

陈羽一看有辆车过来了,赶紧拿起行李就往马路上跑:

“惹不起我躲得起行了吧!你这刁蛮公主。”

拦下车之后赶紧说道:“司机师傅,带一程,天海市马家。”

司机一路开过来被路上死人吓坏了,陈羽上车他也不敢反抗,只能乖乖一脚油门下去。

“你别跑!”宋灵儿气不过,但可惜陈羽已经走了。

只是坐在车上的陈羽眉头微微一皱:“怎么恍惚间有种净莲气息?错觉么?”

想到宋灵儿拿枪那吓人的模样,赶紧甩头,他们两个肯定八字犯冲。

陈羽打消了回去确认的念头,并祈祷以后再也别碰上。

而宋灵儿这边,宋如烟艰难起身:

“灵儿,你怎么把人吓跑了?他可是神医啊,说不定能救你爸的命!”

听到这话,宋灵儿脸色一变,父亲生她养她,现在却卧病在床,她心如刀绞。

为了父亲她什么都愿意做,可一想到那男人那么不靠谱,她就忍不住说道:

“小姨你在胡说什么,他就是个坏乞丐罢了,他要有那本事,早就被人供起来了,还会混的这么惨?”

“你啊,你好好看看,我腿都不流血了,而且他还精准的说出我心脏病的时间,并且救了我,这种手法绝非常人。”

“难道你就不想让你爸好起来?”宋如烟最了解宋灵儿的孝顺。

为了给父亲祈福,宋灵儿可是在昆仑山下跪了整整三天三夜。

看着小姨的情况,又想到老爸,宋灵儿只能无奈屈服:

“可他已经走了,我们怎么找他?”

“他刚才不是说了,要去天海市马家?咱们赶紧去请。”

他们宋家是天海市五星豪门,马家只是三星豪门,去要个人还是不难的。

……

两个小时后,满身补丁的陈羽手持婚书来到天海市马家。

却正好赶上马家大小姐马蓉蓉的接亲现场。

结果马家人一看到陈羽拿出写着马蓉蓉名字的婚书,立马就围着他开始骂:

“妈的,哪儿来的臭乞丐,敢拿个破婚书来捣乱,找死是不是?赶紧滚!”

“你看你穿的什么玩意儿也敢说是蓉蓉未婚夫?”

“不识货!”陈羽道:“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再三年,这衣服聚灵气能修仙的。”

他这次下山事情颇多,但刚到天海就听说马家在附近,决定先来把婚书的事情办了。

当年马家只是十八线小家族,祖上离世时师父帮马家找了一处致富发家的绝好癸山丁向墓穴,并传授经商奇书。

十五年过去马家已位列豪门,但师父说了,那癸山丁向虽能致富,可时间长了对身体极坏,现已到大限。

所以让自己履行婚约时再帮忙寻一处穴位迁坟。

要不然马家人半月之内必遭殃!

只是没曾想他刚到就发现师父给自己定的未婚妻竟在跟别人结婚。

起初陈羽倒也懒得理会,想着把婚退了成全人家。

甚至还想着再帮他们找处好穴位安置,不求大富大贵,但也能健康长寿。

结果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就恶语相向,羞辱嘲讽。

这让他有些恼火了。

可马家人听到陈羽说修仙,顿时嗤笑道:

“草!不仅是个穷逼,还特么是个神经病!还修仙?怎么不回家找你妈修仙去?该不会你这种垃圾连妈都没有吧?”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鸟样,垃圾东西,别在这儿脏了我们眼!”

今天可是他们马家大小姐马蓉蓉的结婚之日。

天海市众多豪门掌舵人,集团老总都在场,光鲜亮丽的。

可没曾想一个乞丐拿着写有马蓉蓉名字的婚书出现。

马家本是天海市三星金融家族,现在好不容易攀上四星家族朱家能再进一步。

这种关键时刻,马家人恨不得杀了陈羽。

“小子,离开马家。”马家首位上,一身盛装的马老爷子马宝泽怒道。

陈羽眉头一皱:“马宝泽,这婚约可是当年你为了巴结我师父,跪着求他签的。”

他对马蓉蓉没任何感觉,而且他一来就看到马蓉蓉身上充满各色各样男人气息,生活糜烂。

这女人体质更是传说中欲妇之体,当年潘金莲就这个体质。

但马家这事儿做的却不地道,让他恼怒。

“少胡说八道!”马宝泽怒喝:“你师父不就找个墓穴给了本破书么,那都是迷信,屁用没有。”

“我们马家成功全靠我们自己拼搏。”

“就这种骗子的婚约,你回家找你妈来看看你妈认不认。”

陈羽眯起眼睛:“端起碗就掀桌子?”

就算不说墓穴,师父给马家的书可是鬼商沈万三的潜心之作。

放在现在至少值五个亿!

“姓陈的,你算个什么东西?”身着婚纱的马蓉蓉一脸嫌弃加恶心的站出来:

“我马蓉蓉才貌双全,只有朱强这种豪门公子才是我的归宿。”

“你这种穷酸鬼给我舔鞋都不配!”

说着便直接倒在一身西装的胖子朱强身上。

朱强人如其名,整个人给肥猪一样。

“小子,记住老子名号,朱强,未来天海十大杰出青年之一,人帅多金,未来朱家继承人。”

“你,不过就是个臭要饭的,根本没资格跟我抢蓉蓉。”

陈羽嗤笑一声:“就这种公交车也就你稀罕,有空在这儿跟我装逼,不如赶紧去查查身体。”

“陈羽你混蛋!敢骂我?”马蓉蓉瞬间气急败坏,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她是跟不少男人睡过。

可现场这么多婆家人在,决不能让他们看扁自己。

“来人,给我打死他!”马蓉蓉歇斯底里,朱强也抄起凳子。

“够了!”马宝泽怒喝一声:“成何体统?”

现场可有不少豪门掌舵人,陈羽不要面子马家还要脸呢。

“陈羽,你混成这样还找上门来,不就是为了要钱么。”

“给你十万,婚书留下。”

“十万?”陈羽冷笑:“我师父保你马家十五年辉煌,你在恶心我?”

马蓉蓉直接拿出十万支票走过来:

“臭乞丐,你舔着逼脸来不就是想骗钱么。”

“十万买馒头够撑死你了,知足吧!”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算什么玩意儿!”

说着还一把抢过陈羽手中婚书,咬牙切齿的撕得粉碎冲陈羽扔过去:

“你这辈子都不配站在我面前。”

陈羽淡淡一笑:“你们这样做,就不怕后悔?”

“后悔?”马家人笑了:“就凭你?”

“你这种货色一辈子都爬不到我们的高度。”

“拿什么让我们后悔?”

马蓉蓉更是不屑一笑:

“陈羽,你也就是运气好拿着婚书才能站我面前说上两句话,吸我两口香味。”

“要不然就你这样的臭乞丐,一辈子也别想有女人多看你两眼,别想有女人重视你,更别说结婚了!”

“谁说没女人重视陈先生的?”可就在这时,一道动听而又高贵的女声传来。

接着就见两道妖娆婀娜的倩影缓缓而来。

第3章 先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仅仅只是身影就让在场女人自惭形秽,让男人热血翻滚,浑身燥热。

等人走进来,那容颜更是倾国倾城,迷倒众生。

就算是其中一个拄着拐杖。

但马蓉蓉跟这两人比,简直就是鸭子比天鹅。

来人自然是追着陈羽而来的宋如烟与宋灵儿。

一直看热闹的众人此时都忍不住感叹:

“天仙啊,怪不得说宋家女子是天海市女神天花板。”

“是啊,今天一次能见两个,苍天待我不薄啊。”

“就算她们只是穿着寻常衣服,马蓉蓉身披婚纱盛装打扮也拍马追不上啊。”

“不过没想到马家面子这么大,竟能请到宋家人来祝贺。”

人群中的交谈让马蓉蓉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黑。

首位上马宝泽更是赶紧从座位上跌撞着下来,直奔宋如烟:

“宋总!您大驾光临,实在是蓬荜生辉,有失远迎啊!”

仅仅只是四星家族朱家就让马家舔成那样了,更何况是医美巨头五星家族宋家。

而且他们听说宋如烟跟京都的宋族还有着什么关系,不过这就不是他们能知道的了。

他们只知道,宋家得罪不起!

“小子,滚蛋,别挡道!”马宝泽路过陈羽的时候还重重推一把,然后老远就对宋如烟伸出双手。

可宋如烟两人直接无视他,错个身子之后便径直往后走。

这一幕,让马宝泽无比尴尬,这可是众目睽睽之下。

朱强赶紧一脸笑意上前:

“宋总,我是朱家……”

“滚开!”

他话都没说完,宋如烟的霸气直接把他吓退!

现在的宋如烟完全没了在陈羽身下那种脸红娇哼。

那种霸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呼吸困难。

就算抛开外貌不谈,宋如烟本身就是天海市的传说,一些手段可是狠辣着呢。

而更让他们震惊的是,宋如烟两人走到陈羽面前,却是突然一笑:

“陈先生,终于找到你了。”

这一下,整个接亲现场一片死寂。

马宝泽如遭雷劈,双手停在空中,宋家来祝贺他们马家?

朱强满眼震惊,这么美的两个女人,在一个乞丐面前绽放笑容?凭什么?

马蓉蓉更是一张脸火辣滚烫,陈羽吸她香味?除了她不会有别的女人重视?

那这两个分分钟碾压她的女神算什么?

一瞬间,所有人都想起宋如烟刚来时喊的话了,两大女神还真是来找陈羽的?

马蓉蓉接受不了,赶紧喊道:

“不,宋总,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他不过就是个臭乞丐……”

“啪!”

话没说完,宋灵儿一巴掌就甩在了马蓉蓉脸上。

这一巴掌,极狠!

只是……

羽眉头一皱,怎么感觉这一巴掌抽的有股怪味,就好像是抽给谁看见似的……

“陈先生可是我小姨的好朋友,你再敢骂她一句试试?”宋灵儿怒道。

陈羽眉头更皱,这话听起来也怪怪的!

我小姨的好朋友?怎么阴阳怪气的?

他跟这刁蛮公主还真是八字犯冲!

宋如烟心中一笑,灵儿还是不满陈羽啊。

而莫名做了出气筒的马蓉蓉捂着脸,猛的回头:

“你,你打我?你个臭婊……”

“啪!”

话没说完又挨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更狠,马蓉蓉被抽的嘴角飙血!

是马宝泽眼疾手快打的:

“你给我闭嘴,不想活了?”

这话骂出来,宋家能踩死马家。

只是他们都不理解的看向宋灵儿:

“宋小姐,您说他是您宋家朋友?”

“别扯我,跟我没关系,我小姨朋友。”宋灵儿把头扭过去。

要不是为了父亲,她根本就不会来。

可来了之后听到马家的话,她更觉得这男人有问题。

只是这就把众人更整不会了,这到底什么关系?

而宋如烟也是有些无奈灵儿对陈羽的态度。

灵儿平时挺好相处的啊,她资助的贫困学生不下五千名,帮忙修筑的福利院更是不下十座,有空还去看望孤寡老人。

怎么偏偏对陈羽这么大意见呢?

不过想到还有急事儿宋如烟也只能赶紧冲陈羽说道:

“陈先生,如烟有点儿事情想拜托你,我们出去聊可以么?”

“可以。”陈羽点头。

婚书被撕,婚约的事情也算解决,他也就没在这儿的必要了。

听到陈羽答应,宋灵儿快步先走,宋如烟也只能无奈拄拐请陈羽。

陈羽刚走到门口,脚步顿了一下:

“马宝泽,本来我师父让我下山再保你马家二十年不倒的。”

“不过现在,给你个忠告吧,早点儿准备后事,你辈分最高,是第一个。”

陈羽说完便离开了马家。

而马家人等三人走了好一会儿,瞬间愤怒,

“妈的,什么东西,他什么意思?咒老爷子?”

“我看宋小姐对他不爽的很,宋总跟他也不熟的样子,里边肯定有蹊跷。”

“真特么能装,狗仗人势!”

马宝泽老眼微眯,心头跳动有些不正常。

马蓉蓉与朱强则是恨死了陈羽还有宋灵儿两女。

他们从未这么丢脸过。

……

而这边陈羽已经坐在宋如烟车上。

“陈先生,马宝泽是第一个是什么意思?”宋如烟好奇问道。

“马家祖上的癸山丁向已转煞运,马宝泽是年纪最大的一辈儿,首当其冲,剩下马家人也一个逃不掉。”陈羽淡淡道。

“切,真当自己是济公了。”正在开车的宋灵儿一听就不屑道。

年纪轻轻,神神叨叨的,简直就是江湖骗子。

她现在都怀疑小姨是被这混蛋又摸又吸的弄的不对劲了。

她一定会盯死这混蛋,到了宋家敢有任何异动非弄死他不可!

陈羽倒是没怎么在乎宋灵儿的敌意,反而是盯着宋灵儿眉头越皱越深!

最后看入迷了一般,更是忍不住伸手到宋灵儿后脑。

啪的一下揪了一根头发下来。

“啊……”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宋灵儿浑身一麻,差点儿翻车:

“你有病啊?”宋灵儿气的破防了。

可陈羽在接触到头发那一刻整个人被惊的如雕像一般,接着浑身止不住颤抖。

可这动作落入两女眼里却是极为奇怪。

宋灵儿更是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小姨你看他,他就是个变态!”

宋如烟也被吓到了,毕竟她就坐在陈羽旁边。

“三清净莲体!你竟然是净莲体质?”陈羽少见的激动,双手颤抖。

怪不得在山脚下时他嗅到净莲气息。

他现在甚至到怀疑是不是师父算准了踢他下山的时机,太幸运了。

这宋灵儿就是能救他命的三清净莲体。

但很快,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看着宋灵儿的眼神越发难受。

为什么?

为什么净莲体质偏偏是她?

这个跟他八字犯冲的刁蛮公主!

“小姨,他魔怔了,他发疯了,你快把他赶下去!”宋灵儿赶紧停车。

她感觉陈羽看她的眼神要吃了她似的。

宋如烟鬼使神差的握住陈羽双手:“陈先生,你冷静,你突然间怎么了?”

陈羽猛的反应过来,强压心里诸多情绪,这事儿得从长计议啊。

“奥,抱歉,想起别的事了,你们不是说找我有事么,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陈羽说起这个,宋如烟她们脸色变了。

宋如烟没直接回答,而是赶紧催促道:

“灵儿,赶紧开车回去吧,时间不多了。”

宋灵儿贝齿一咬红唇,尽管再不乐意,也只能先回去再说。

而宋如烟却面对陈羽:

“陈先生,回到宋家之前还有段儿时间,要不,你先解决一下我的个人问题。”

说着,宋如烟缓缓解开自己身前扣子,微微弯腰,露出深深的风景线。

而且扣子还在一颗一颗的被解开……

第4章 小姨的信任

宋如烟的肌肤,是让女人嫉妒的美,吹弹可破,白里透红。

“陈先生,我现在心口还是有些疼痛,你一定有办法吧?”

“额……”陈羽赶紧摆手:“宋总,那个方法一天只能一次,而且我说了那只能暂缓。”

“想要根治的话,得针灸才行,不过我下山急,没带银针。”

陈羽指着她大腿再道:“况且你现在还是先补血养伤才是正事儿。”

“小姨,我看你就不要指望他了,他就是想占便宜误打误撞罢了。”宋灵儿一脸冷色。

“灵儿,说不定他真能治你爸呢,赶紧开车吧。”宋如烟催促。

宋灵儿冷哼一声,她始终都无法信任这个坏家伙!

不过很快她还是听小姨的将车开到了宋家别墅。

宋灵儿刚一下车,周围佣人都赶紧打招呼:

“小姐您回来了。”

“灵儿姐姐,我们好想你啊。”就算是一个佣人家的小孩儿也很喜欢宋灵儿。

宋灵儿跟面对陈羽时完全不同,一脸笑容的回了他们,那笑容就像是温柔的阳光一般。

只是这让陈羽嘴一撇,这女人对佣人都那么好,明明是个善良的家伙,结果对他意见却那么大。

偏偏又是他最需要的三清净莲体。

地狱开局啊这是。

接下来他咋办?

这一刻,陈羽仿佛看见了一座大山……

“老宋,老宋你不要死啊老宋!”

可就在陈羽想着时,别墅里就传来悲鸣。

“爸?”宋灵儿脸色一变赶紧冲进去,宋如烟也连忙撑着拐杖跟着。

陈羽叹口气跟上去。

师父说过,世界上每百年只有一个净莲体质。

现在也只有宋灵儿能救自己命。

其实他死不死无所谓。

但师姐们从小对他恩重如山,他最起码也得活到师姐们度过劫难。

而在别墅的一个房间里,一群私人医生如热锅上的蚂蚁,焦头烂额的。

“快救人啊!”病床边一美妇焦急大喊。

美妇是宋灵儿母亲张巧云,身材如蛇精一般,皮肤更是白嫩,可见宋灵儿的基因正是来自于她。

而病床上躺着一个国字脸男人,四十三岁的年纪此时看起来却像六十多。

宋灵儿的父亲宋万丈。

他脸色发紫,甚至都快成了黑色。

链接在他身上的各种仪器此时嘀声大作。

情况万分危急!

五年前的那场车祸对他的负担太重了。

“宋夫人,这是H型肾上腺素,米国最新产物,只要现在注射就能为老宋争取一小时,撑到廖神医赶到。”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拿出一个装满红色液体的注射器说道。

他是中心医院院长,国外回来的博士,也是宋万丈的同学。

“那赶紧注射,一定要撑到廖神医来!”美妇张巧云与房内其他众人眼里涌上希望。

廖悬济,一个名字就让人重燃希望。

那可是中三省五大五星神医之一,有着根治世界难题糖尿病的辉煌战绩。

众所周知,糖尿病只能控制,很难痊愈,但在廖悬济手中,根治如喝水!

“爸!”而这时宋灵儿冲了进来,见老爸那副模样,急的大哭起来。

张巧云赶紧拦住她跟她说明情况。

“住手,不能注射!”

可突然这时,陈羽大喝一声快步进来,一把抓住齐院长手腕:

“你这一针下去,只会彻底要了他的命!”

“你特么谁啊?现在争分夺秒你知道吗?”一个年轻医生怒喝道。

“小子……”齐院长抬头上下打量着一身补丁的陈羽:“你懂医术?”

“略懂。”陈羽走到床前,手在宋万丈手腕儿上搭了一下,把了个脉。

老伤啊,顽固的很!

宋灵儿刚想开口,但齐院长阴着脸:“你哪个学校毕业的?”

宋灵儿拉开陈羽:“齐院长,你别理他,他就一个山上下来的好色野猴子,就是个坏货,你赶紧给我爸注射吧。”

她更相信成名已久的廖神医。

“好色野猴子?坏货?”陈羽满头黑线。

师父啊,师姐们啊,你们看看吧,这就是能救我命的三清净莲体啊。

这咋办嘛……

“嘀嘀嘀~”

可就在这时,链接宋万丈身上的仪器立马开始狂叫。

“不好了,心率下降!”

“血压下降!”

“脉搏薄弱,要失去生命体征了!”

医生们慌乱大叫,房间内一下就乱了起来。

张巧云急的大喊:“齐院长……”

“我已经在注射了!”齐院长说着就要把针头扎进去。

“啪!”

可突然一只大手直接打掉注射器,掉地上摔得稀碎。

全场一片死寂……

“你他妈疯了?这试剂全世界就五支!”齐院长彻底急了。

“我说了,你这一针下去他必死无疑。”陈羽道。

“我是不是给你脸了?你他妈一个山沟里出来的乡巴佬懂个屁,你知道什么叫医术吗?你配在这儿指手画脚吗?”齐院长怒道。

宋灵儿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姓陈的,你害我爸……”

张巧云也大喊着要让人弄死陈羽。

“都住手!”宋如烟拄着拐最后进来。

“这位陈先生是医生,我的救命恩人,我可以证明他是会医术的。”

“他说不能注射,那一定有他的道理。”

“如烟,你在说什么胡话?就他?”张巧云怒道。

“那还有别的办法吗?”宋如烟力压众人:“现在肾上腺素已经没了,灵儿她爸又危在旦夕,不相信他还能怎么办?”

这话让众人一愣,接着怒视陈羽。

“相信我,让他治!”宋如烟眼神坚定的看着陈羽。

“放心吧,多了不敢说,但这世界上还没我治不好的病。”

陈羽把病床上的宋万丈拉着坐了起来。

宋如烟听到陈羽的话如释重负笑了。

宋灵儿泪眼婆娑,但到这个时候她只有祈祷。

祈祷陈羽真会医术,救活父亲。

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就算跪下给陈羽道歉。

甚至陈羽要什么她就给什么。

只要父亲能好起来,她愿意付出一切!

可陈羽把宋万丈扶正之后,却是高高的扬起手掌。

“小子,你要干什么?”宋家人惊道。

宋如烟赶紧站出来:

“大家相信就行,陈先生之前能看出我心脏病的患病时间,还能帮我缓解,更是能够不动手术取出子弹。”

“陈先生,他绝对是神医……”

“啪!”

宋如烟话还没说完呢,一道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陈羽那扬起的巴掌,狠狠的抽在了宋万丈的脸上。

这一巴掌,抽的宋如烟目瞪口呆。

神医?

这还没完,陈羽更是抬起脚,

“砰!”

一脚,宋万丈整个人直接从病床上如煮熟的大虾一样倒飞出去,狠狠的砸在墙上,嘴里鲜血狂吐。

张巧云快疯了,她直接冲宋如烟怒喝:“宋如烟,这就是你说的神医!”

宋如烟头皮发麻,两眼一黑差点儿一头栽地上。

她的信任啊,还不如给狗!

宋灵儿那一双小拳头攥的死死的,惨白惨白的。

一张脸憋得通红。

浑身止不住的发抖。

她刚才还在想什么?

跪着给他道歉?要什么给他什么?

荒唐!

终于,她爆发了:

“姓陈的!我这辈子与你不共戴天!”


点击此处继续阅读下一章

阅读原文 阅读 451
分享到:
GPT Ai智能机器人